;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情感婚恋 > 正文

死亡般沉默的爱情故事

时间:2016-09-13 点击次数:662
分享:  
导读:沉默的爱情故事
  他每次都坐在靠窗的那个座位,眼睛投向明亮的玻璃窗之外,看的绝不是拥挤的人流,他的目光迷离而空洞、,仿佛融入那无尽的蓝色的天空之中。就这样,一直持续一个午后,最后,他的杯子里会剩下半杯冷了的爱尔兰咖啡,他手中的烟会剩下很长的一大截烟灰。最后他一回头,英俊而漠然的脸面向苦命鱼咖啡厅里稀少的人群,他说,服务生,结帐。半截烟灰跌落,他起身离去。 
  她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她不太清楚自己会这样看着他多久。

  她的男友会安静地坐在她的身边,会一直对她阳光般地笑,他从不喝咖啡,他喝可乐,他不喜欢一切苦涩的东西。她有时候会忧伤地看他一眼,每次午后来这里,只为看一个陌生的男人,她不能对男友说这些,她对他有一点愧疚,从一开始就有。

  她一直想不清楚,为什么全家六个人除了她之外在那次车祸中全部死了,世界上立刻一个亲人也没有,只剩下庞大而冷漠的金钱留给弱小的她。她割断动脉的时候,恰好他赶到了,他没有在病床前离开半步地陪护她一个星期,他说他爱她,说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了,说她很美丽,说了很多很多的话,那时候窗外的阳光总是很明亮。她紧紧闭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不住地流淌。他在旁手忙脚乱,却终也什么都没做。

  那段期间,她只记得他说的一句话,他说,死亡太简单,所以我们选择生存。所以在以后的日子她再也没有了让自己死去的念头。也因为这句话,她接受他在她身边的存在。

  但她却从没停止伤害过自己,手腕上留下一道一道丑陋的伤疤。他只会看着这些流泪,温柔地抚摩那伤疤,哽咽地说不出一句话。她会露出笑容,她知道他不懂得自己的所承受痛苦、流下的鲜血和眼中关于死亡的含义。

  他就这样在身边无微不至地爱她好多年,从中学一直到大学,到现在。但在大三的时候,她还是选择了逃离,她一个人去流浪了。当她坐在火车上,她再次流下了眼泪,和全家死的那一刻流的一样多,她不知道她会流浪到那里,她不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

  结果火车把她带到了西藏,一个有大片纯净天空的地方。她在那里看见了质朴的人们,她读懂了他们麻木的眼中崇拜的神。她在步达拉广场一个人跳舞,没有观众,只有冷漠的目光。她更多的时候是整日地躺在无边的草原之上,仰望天空,她看见云在不断地变换形状,有时候竟演变成自己的模样。

  在那里她再也没流过一滴眼泪。在那里的第一次大病后,她想起了他,于是她决定回来。而她已经在西藏呆了三年的时间。

  她坐在苦命鱼咖啡厅打电话给他,她说,我回来了。那一头传来了他欢快的欢呼声。

  在他坐在身边那一刻,她看见了坐在靠窗座位的男人,她都没看清他的脸,但她却感觉到如此熟悉的气味,那是蓝天,是草地,是流浪,是沧桑的味道。

  她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就是看着他。以至于三分钟她没有和多年后再次见面的他说一句话。

  她忽然想起他还坐在身边,他在看着自己,他的目光是怜惜,脸上依旧是阳光般的笑容。他先说话了,他说,嫁给我吧。她又看向那个男子,没有回答他的话。

  最后,靠窗的男人转身离开,她看见他的眼睛里的目光,看见了他英俊而默然的脸,那一切是一面镜子,她看见了自己。

  每天的午后她会准时坐在咖啡厅中心的位置,他坐在自己的右侧。她会要上一杯爱尔兰咖啡,而从始至终她不会喝一口,她不是来喝咖啡的。他依旧会要一杯可乐。她不和他说一句话,只是看窗边的男子。而他也只是和她说一句话,他说,嫁给我吧。然后,是为她绽放的阳光的笑容。

  她希望能读懂那个男人所有的表情,她希望自己能彻底融入他的身体和灵魂,仿佛她想融入西藏的蓝天之中,却因为一场大病而放弃。

  这样持续了好久,直到他在这天对她说了一句他从网络上看见的一句话,其实,我并不想飞多高,我只想有一个人能看见我的好。

  她看向他,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她看不到自己一丝忧伤的阴影,她所有的伤疤都在他阳光的笑容中消散了。她一刹那突然明白自己在做着一件对自己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她抓住他的手,她说,明天,我们结婚吧。

  她被他挽着腰走出咖啡厅,她在拥挤的人流中,最后一次看向那个男人,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男人的脸上有两行泪水,在灿烂的眼光下异常刺眼。

  他爱她,从见到她的第一次笑容。所有人都说他的笑容好看,但他知道他的笑容在她的笑容旁是多么暗淡。

  他喜欢阳光,喜欢如流水般流淌的音乐。父母有庞大的集团公司,所以希望他能长大后帮忙答理。可是他一点也没兴趣,他不喜欢一切狡诈的嘴脸。

  英俊的他有很多女孩爱慕,但他总是笑着拒绝所有人。犹如他只喜欢那种流淌着的音乐,他就绝不会去听一次嘈杂的音乐。他就这样决定爱着她。他顽固而执着。

  但她的阳光的笑容却过早的消失了。那个时候他正在上课,老师宣布她和她的全家刚刚出了一场车祸,很严重。他就什么也不顾地冲了出去。他没有进她的病房,他隔着窗户看见她躺在病床上,他知道她的全家除了她之外六个人全部死在车祸中。她的眼睛不住地流着泪水,目光迷离而空洞。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他决定用生命和一生去爱的女孩的笑容会从此凋零了。

  在课上,他什么也不做,静静地看着前方女孩的背影。他想看她那张美丽的脸,却越来越无法承受她眼中深深的忧伤。

  在午休时,他亲眼看见她用一个锋利的刀片割开自己的动脉,那时候她的眼睛里没有泪水,只有深深的绝望。他来不及惊呼,立刻抱起她冲向医院,鲜血染满他雪白的衬衫。昏迷中,他听见她的呢喃,妈妈,为什么只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她抢救及时脱离了危险。他不在乎所有人的目光,毅然陪护在她的身边。她拒绝说话,紧闭双眼,泪水不住地流淌。他看向窗外的阳光,他想起女孩曾经阳光般的笑容,他决定他会继续永远爱她,一定要让她再那样地笑。
 

  他终于告诉她他爱她,说从很早的时候就爱上她了,用很多美好的词汇来描述她是多么的美丽。可她还是不说话。最后,他想起了一个不记得名字的诗集上的一句话,他说给她听,死亡太简单,所以我们选择活着。他注意到她睁开了眼睛,一丝奇异的光闪现过她的眼睛。

  从医院离开后,他开始终日陪伴她的身边,她依旧没有笑容,她很少对他说话,她不和其他人接触。他不再逃避女孩的目光,他要正视她所有的忧伤,他要让它彻底地消失。

  她总会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用一个锋利的刀片在手腕上割下一道口子,不致命,却足以流下很多很多红的血,却足以让一个人感到深深的肉体的痛苦。他只能无力地看着血流淌,看着女孩独自承受这痛苦。他的心在那一刻也感觉到在随着自己的眼泪一滴一滴地在流血。她的手腕上已经留下了好多丑陋的伤疤,他会经常温柔地抚摩他们,除了软弱地哭泣和心里巨大的心痛,他不知道怎样去阻止她。她的脸上会在这个时候露出浅浅的神秘的笑容,他不明白这笑容的含义,犹如他不明白女孩流下的鲜血、她承受的痛苦和她眼中关于绝望和死亡的含义。他告诉自己并不需要明白太多,要好好地爱她,终有一天这一切的阴暗会在自己的爱中消散的。

  就这样从初中到大学,到现在。她在大三的时候终于逃离了自己,也许逃离的并不是自己,到底是什么他不知道。他没有太多的伤心,他知道她终会回来的,无论她在外面是否找到她想要的她都会回来的。

  三年,他终于等到她。电话中她的声音沙哑,她说,我回来了。

  他放下手中所有的一切飞快赶到苦命鱼咖啡厅。他看见她孤单坐在咖啡厅中中心的位置上,她的脸上还是不会闪现出笑容,她的目光依旧迷离而空洞。但她的表情已经变得很平静和沧桑。

  他坐在她的身边,刚要说话,却发现她没有看着自己,目光却看向外面。他也就没说话,对她温柔地笑,仔细地看着她的侧脸。她终于看向他,他觉得自己应该说话了,但很多想说的话都没有说,他只说了一句并没打算说的话,他说,嫁给我吧。

  她没有回答他,眼睛又投向窗外。他开始沉默,他能容忍她所有的冷漠。他明白她所有的伤,他一直记得她在昏迷中的呢喃,妈妈,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以后,每个午后,他都会陪她来到这个咖啡厅,坐在中心的位置上,他坐在她的右侧。他只点一杯可乐,而她会点一杯爱尔兰咖啡,却在最后也不会喝一口。她不和他说一句话,眼睛看向窗外,他看到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他会在一开始对她说,嫁给我吧。女孩不会收回自己的目光而回答他,但他依旧坚持每次都说一次,他会为自己留下所有的机会。接着,他就不会说一句话,他知道其他的话是多余的。

  他知道她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在看什么,而他在很短的时间就知道她在看那个靠窗的男人,那个男人每个午后都会坐在那个位置上,用同一种眼光看向外面,用同一种姿势抽一支烟,用同一种方法喝一杯爱尔兰咖啡。他确定她不是爱上那个男人,她一定在寻找着什么,犹如她三年的一个人的流浪。

  他装做什么也不知道,他终于知道自己是不能让她有什么改变的,他唯一能做的是等待。

  直到最后,他在风格论坛里看见某一个人签名后的一句话:其实,我并不想飞多高,我只想有一个人能看见我的好。他读给她听,他看见她终于看向自己,然后沉默,他等待,等待她的决定。

  她抓住他的手,他说,明天,我们结婚吧。

  他挽着她的腰走出咖啡厅,在拥挤的人流中,他看见她回头向后看了一眼,他知道她在看什么,却不知道最后她到底在那个男人身上是否找到自己想要的。他没有回头,有泪水顺着眼角流下,他趁着她回头,偷偷擦掉。

  他再次坐在苦命鱼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因为每次和女友来他们都会坐在这个位置上,他的目光会温柔地停在女友的脸上,一边小口地喝着爱尔兰咖啡。但现在他的目光会投向窗外,不是看外面拥挤的人流,那里面没有自己想要的,他看着蓝天,看上面不断变换的云,有时候它们竟能演变成自己的样子。

  改变和不改变的,是因为女友已经永远地不在了。

  他忘记了是哪天看到她的,他首先没看到她美丽的脸,是看到了她那双忧伤的眼睛,他一下子就陷进在里面。可他却不能正视她的忧伤,他不再看向蓝天,他看着玻璃窗户上映着的她的身影。那注视的感觉很熟悉,犹如看自己的女友。

  他第一次遇见自己的女友是在一个大酒店的包房里,他们赤身裸体地相见,那时候他是一个嫖客,她是一个妓女。

  在早上,阳光投向那张大床上,他睁开眼,看见了女孩手腕上一道一道丑陋的伤疤。他轻轻地抚摩它们,然后她醒了,那双眼睛刚一睁开,他就陷进那忧伤之中。

  他爱上她了,他爱上一个妓女。

  他跪在她的身前,说爱她,向她求婚。她表情冷漠,笑容邪恶,她没说一句话,拿过钱后,转身离去。

  他以后的日子开始寻找她,他最后终于找到她,她在一个酒吧中,躺在一个胖子的怀里,她媚笑如花。他拉住她的手,说,跟我回家。她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声音冰冷,你是谁?

  他没有回答她,他用力想把她拉出这个酒吧,也想用力把她拉出这个泥潭。胖子起身,说,你认识他吗?她说,不认识。于是胖子手中的一个酒瓶忽然砸在我的头上,鲜血流淌在他的脸上,他依旧固执地拉着她。

  又一个酒瓶砸在他的头上,他拉着她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再一个,再一个……五个酒瓶砸在他的头上后,他昏倒在地上,但他却清晰地记得他没有松开他拉着他的手,他知道自己的手中握着自己一生中在寻找的最爱。

  他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座华丽别墅的一张大床上,她就坐在他的身边,手放在自己伤处,表情依旧冷漠。

  他说,这是你的房子?她说,是。他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她说,我喜欢。

  她从此再也没出去接客,因为她一生中从没见过一个这样爱自己的男人,虽然她不爱他。

  后来,他知道,在三年前母亲死的那夜,继父在这座别墅里强奸了她,她痛苦的叫声没有一个人听见,全部回荡在这若大的房子里。她也在那夜杀了继父,血流满了整张大床,除了这个大房子,没有人知道。从那天起,她成了妓女。

  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只是喜欢躺在陌生男人的怀中,享受他们呈现的卑贱和懦弱。

  他爱了她三年,一直向她求婚,她没有接受。在闲余的时间她总是反复看他写的诗,不住地问他,这些都是为我写的吗?

  他终于出了诗集,她看见封面上有一条游泳的鱼,一行简单的字在下面:死亡太简单,所以我们选择活着。她说,明天,你在苦命鱼咖啡厅等我。他看见她眼中的忧伤消失了,他兴奋地感觉到是什么来临了。

  坐在靠窗的位置,他还来不及收回脸上的笑容,就看见捧着玫瑰的她躺在车轮之下,鲜血染透了她的白色的裙子。

  他看见玫瑰中的卡片上写着这句话:其实,我并不想飞多高,只想有一个人能看见我的好。他把它作为在自己在风格论坛的签名。

  他看见她的那一刻,那眼中的忧伤和女友是多么相似啊。所以他每日都坐在靠窗的位置,他想知道他到底还在寻找着什么。

  直到最后,他看见一个男人挽着她的腰就站在女友曾经倒在的地方,他想起了女友捧着玫瑰时眼中的目光,可他只是在此刻想起,原来他一直只是愚蠢的记得女友曾经往日眼睛中深深的忧伤。

  他的泪水流下了,他起身,喝下那半杯已冷的咖啡。

  走在拥挤的人流里,他的脚步沉稳,他知道自己走向哪里。

  苦命鱼咖啡厅里的客人依旧稀少,七零八落地坐着,灿烂的阳光照在或忧伤或欢乐或冷漠或温柔的脸上,那些抽着烟,喝着咖啡,流着泪,挂着笑的,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叫苦命鱼的咖啡厅里以后有三个人将永远也不会坐在这里。
看惊喜

给您推荐

百姓健康知识网站

免费健康知识库专家——专心致志保健养生、
努力实现国人生病生病不求人

咨询及业务合作:

QQ:10023973

电邮:wsr775@163.com

微信:wsr775

版权所有:湘·老百姓健康网 郑重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湘ICP备15006789